中国版图绘出三峡城市群

发布日期:2014-6-20 11:14:55

在任何一张中国地图上,都能很轻易看出长江流域对于中国的命脉作用,她,横贯中国的东中西,连接东部沿海和广袤的内陆,涉及人口和经济总量均超全国1/3。在世界范围内可以与之比肩的,只有美洲的密西西比河、欧洲的莱茵河。这些堪称伟大的河流,无不流淌着国家和人民对她深层次的期盼。

2014年4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重庆主持召开座谈会,研究依托黄金水道建设长江经济带,为中国经济持续发展提供重要支撑。和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地区称谓不同的是,长江经济带显然有更高的角色定位。奔腾不息的长江所衍生出来的黄金水道,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改革探索的重要载体。

长江经济带的存在,可以有机地贴合中国城镇化道路的脉络。从长江沿途看过来,你会发现这是一条劳动力和生产力互补的地带。江西、四川、湖南等都是劳动力输出大省,而上海、江苏和浙江都是需要劳动力输入的地区。不管是产业转移,还是技术升级,这一水域地带的人力资源和产业结构都将进行市场化的调整配置。在此语境下打造的长江经济带,也将成为新型城镇化的重大孵化区域。

在山城重庆召开的长江经济带座谈会上,新棋局的轮廓初现,一条贯穿东中西、开放融合的经济生态系统有望形成。这个新战略将超过全国经济总量40%、国土面积占比20%、承载6亿人口的区域通盘考虑,是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的一个新突破。

此前于2014年1月21日,湖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李鸿忠在省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期间在宜昌代表团现场强调,湖北省委、省政府支持宜昌围绕“绿色决定生死”这个核心理念推进新型城镇化,谋划“湖北三峡城市群”这个旗帜性平台,以宜昌之进、之转、之优服务全省发展改革大局,为湖北“建成支点、走在前列”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李鸿忠要求,要按照新型的后现代化的理念思考、谋划湖北三峡城市群,要围绕“绿色决定生死”进行论证,做到显山露水,青山绿水,弯弯曲曲,起起伏伏,绿色覆盖,城市随弯就弯,建筑随坡就坡。我们要尊重和做好三个大的规划。第一,要尊重大自然的规划,我们面临的自然环境本身就是一个规划,要敬重自然、畏惧自然、顺其自然,在“顺”字上做文章。第二,要突出功能规划,依据现在的自然条件,确定产业规模、城市人口和开发力度。第三,在此基础上,我们再研究湖北三峡城市群城镇规划。城镇规划要按照“绿色决定生死”研究透,切不可马上形成城市规划,盲目加大投入,分割、切碎青山绿水。决不能因为要加快追赶步伐,牺牲可持续的、祖祖辈辈享受不尽的、最宝贵的绿色资源。

与此同时,2014年4月,湖北三峡城市群学术商讨会议在三峡大学经管学院召开,《以现代化特大城市的姿态担当三峡城市群崛起的脊梁》文章作者,三峡大学党委书记何伟军教授作为课题负责人做主题发言,阐述了城市群研究的学术前沿以及中国城市群的实践情况,就三峡城市群研究的缘起、研究的意义、研究的内容、研究的成果形式等进行了详细的讲述。湖北三峡城市群研究系何伟军教授接受委托研究的重点课题,旨在为推动鄂西南片区经济社会发展出谋划策,提供决策咨询。

“三峡城市群”发展战略的提出,无疑是在中国长江经济带上描绘了一颗璀灿夺目的耀眼明珠!

“三峡城市群”助推鄂西经济在长江中游快速崛起

在区域经济发展进程中,城市集群化、区域一体化已成为城市化进程的内在规律。纵观国内国际现代城市的发展,都是城市群在起主导作用。没有城市群作为战略支撑,单个城市往往难有大的作为。

经济市场化是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前提和驱动力。目前,我国经济越来越向各个大城市区,特别是向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环渤海地区这三个大城市群集聚。三大城市群有辖区内各个城市也成为全国经济增长最快、充满生机活力、人民生活最富裕的地区。 

滨海新区(京津冀环渤海地区)近年突飞猛进的发展,让尚处于起步状态的湖北看到了城市群的巨大潜力。

武汉城市圈号角吹响时,鄂西南的荆州、荆门、宜昌、恩施明显已被边缘化,同样被边缘化还有鄂西北的襄阳、十堰、随州等地市。鄂西圈的经济发展何去何从?上述各个城市都在埋头沉思,毕竟现代城市经济的发展,必须依赖于区域经济的整合,任何城市单打独斗都显势单力薄。地处鄂西的荆州、宜昌、荆门和恩施迫切需要一个明晰而又切合实际的发展定位。

恰逢此时,湖北省政府在2010年工作报告中提出,在坚持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抓好武汉城市圈建设的同时,逐步形成“宜荆荆”(宜昌、荆州、荆门)、“襄十随”(襄樊、十堰、随州)等新的城市群。这一概念的确立,让地处鄂西的各个城市看到了希望。

荆州、宜昌、荆门三地在湖北省的地图版块中,本就连成一个等边三角形。随着宜万铁路、沪蓉高速的相继通车,以宜昌为圆心,2小时通车里程为径,刚好实现荆州、荆门、恩施三个地级城市的交通全覆盖。同时,随着沪渝高速宜昌-兴山段的建成通车,宜昌到神农架一级公路的改扩建工程施工,神农架机场的建成运营,神农架的旅游资源也被彻底纳入“一江两山”三峡旅游的核心部分,成为“三峡城市群”经济发展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打开中国版图可以发现,位居荆州、荆门、宜昌、恩施、神农架地区,长江、清江在恩施、宜昌、荆州三地穿城而过,滨江城市的优越地理位置与天然良港在全国并不多见,长江与汉水(汉江)分别与神农架林区及荆门擦肩而过,“三江”(长江、清江、汉水)流域将上述四地市一林区(简称鄂西“三江流域”)赫然联结成为一个在地理与经济发展上密不可分的有机整体。

绝佳的地理位置,上述四地市一林区充分实现资源互补,彼此间高速公路、铁路、水运互通。“三峡城市群”概念的提出,可让宜昌及周边三个地级城市形成更为密集的城际交通网络、更为合理的产业布局分工优势。

“三峡城市群”概念提出后,区域经济的整合,还须四地市一林区摒弃门户之见,迅速打破行政与地理界限,尽快地努力解决四地市一林区之间沟通不足的问题。诸如规划实施责任主体不明、推进措施不力、实施难以有效监督执行;部门、地方利益难以平衡,各自为政、利益分割等,让“三峡城市群”内各地市经济资源得到最大程度的优化利用,改变各自为政而产生的经济资源分配不合理、浪费严重等现象,实现“三峡城市群”经济发展质的飞跃。

等边半径划圆 绘就“三峡城市群”在长江中游崛起的恢宏蓝图

宜昌:屈原故里,世界电都;

荆州:楚文化中心,三国文化中心;

荆门:荆楚门户,中原磷都;

恩施:鄂西门户,世界硒都;

神农架:神农故里,“一江两江”原始森林旅游景区。

以宜昌为圆心,两小时交通为半径,合纵连横,绘就“三峡城市群”在长江中游崛起的恢宏蓝图。

在武汉城市圈成为湖北全省政策洼地的背景下,武汉城市圈的建设如火如荼。伴随着武汉城市圈、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的提出,边缘化危机始终在鄂西各地市(“三江流域”)的决策者与广大住民心中徘徊、忧虑。“圈外”的荆州、宜昌、恩施究竟应该如何发展?武汉城市圈是着眼两型社会建设,以创新体制机制为切入点;鄂西圈则是通过整合生态文化资源,实现合作共赢。这两圈与长江经济带相互呼应,形成“两圈一带”(两圈:武汉城市圈和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一带:长江经济带)的发展新格局。

武汉城市圈的建设使武汉周边8个城市搭上了发展快车,同时也为8地市在银行贷款、市场融资等扩大社会投资上凝聚了人气。2003年底,荆州、荆门的决策者相继绷紧了神经:一部分原本可能流向荆州、荆门的投资,因武汉城市圈的建设而掉头向东流向“8+1”,加剧了两荆之地招商引资的难度。

当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势不可挡时,一个城市再也无法孤立前行。纵观世界各地和中国近几十年的发展,区域性发展成为必然,任何一个城市也只有依托区域经济的进步,才能实现发展。

荆州在近十多年的发展中不够理想,没有城市群的依托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同处江汉平原,有着相同历史、文化渊源的荆门也面临着相同的发展战略瓶颈。 

当前,宜昌城市化率超过30%,接近51%,正处在城市化加速推进阶段,资本和劳动力聚集流动,城市人口和规模快速扩张,国民经济聚集增长。近年来,宜昌的发展成为了湖北科学发展跨越式发展的一个缩影。宜昌的跨越式发展成为了调整全省城市空间布局的重大突破口,也成为了全省科学发展跨越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特别是在近年全省深入推进“两圈一带总”体战略,加快“一主两副”中心城市发展,宜昌获得了巨大的进步。

2014年1月,中共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正式提出“三峡城市群”的概念,宜昌、荆州、荆门、恩施四地市终于被同时网进2小时交通经济圈,4座散落的城市被圈入同一经济区,如同为被青山绿水所环抱的鄂西南大地再戴上一条璀璨的钻石项链,分外妖娆。

荆门,位于湖北省中部,现辖6个县市区,国土面积1.24万平方公里,总人口294万。 

荆州,位于江汉平原腹地,是国家优秀旅游城市、中部重要的工业生产基地。现辖8个县市区,国土面积1.41万平方公里,总人口640万。

宜昌,位于湖北省西部,地处长江中上游结合部,现辖13个县市区,国土面积2.1万平方公里,总人口约420万。

恩施,湖北西大门,辖2个县级市6个县,国土面积241平方公司,总人口约398万。沪蓉高速与宜万铁路穿城而过,同样穿越恩施州城的还有800里清江水道。

长江是连接荆州和宜昌的天然通道。打开湖北省地图,我们无疑会发现,荆州、宜昌、荆门、恩施以“三江流域”为载体互为倚角,并以宜昌为圆心形成“两小时”交通经济圈。宜万铁路、沪蓉高速、沪渝高速、以及宜黄高速、宜荆高速、汉宜城际铁路等交通动脉将“三江流域”各地市有机结合,长江、清江与汉水的水路运输,也为恩施、宜昌、荆州、荆门的发展提供了便捷的交通保障,绝佳的地理位置和互补优势,经济建设与城市发展也必将更为稳定。

三峡大学党委书记、三峡城市群的首倡者何伟军认为,“自古以来,三峡区域内的宜昌、荆州、荆门、恩施和神农架林区人文血脉相融相亲,经济文化发展相似,民俗民风趋同。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相互交融,具有文化同源特质。这些为今天推进区域协调发展提供了良好的自然基础和人文背景,容易形成城市合作的广泛民众意愿和区域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宜昌、荆州、荆门、恩施和神农架林区地缘相连、行政区划彼此毗邻,以此为基础构建的湖北三峡城市群地处长江中上游结合部,是长江经济带由沿海向中西部梯次推进的重要优势节点,现有的地理优势具备转化为发展的潜力和竞争优势。”

宜昌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相关负责人认为,“宜荆荆”三市呈“等边三角形”,宜昌至恩施交通也只有两小时距离,如果组建城市群,区内资源完全可以整合,避免重复建设,达到最佳发展效果,从而在产业布局上互动。

长江、汉水几乎穿越“宜荆荆”所有辖区,长江、清江分别穿越恩施、宜昌两地。各地市在发展中均受到自身不足之处的羁绊,如荆州、荆门化工发展受能源因素的制约;宜昌产业基础受多山地形因素影响;恩施长期受交通不畅的制约,资源丰富但工业化程度落后等,“三峡城市群”的建立,能够充分发挥各地自身的经济优势,使各地经济资源最大程度地优化利用,改变以往因各自为政而产生的经济资源分配不合理、浪费严重等现象。

宜昌市社科联负责人认为:长江品牌在海内外有很高的知名度,可见仅从优先发展大江大河沿岸经济,以点带线、以线带面的角度看,努力实现宜昌与两荆在区域市场、基础设施、产业布局、城乡建设等方面的一体化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湖北省社科院副院长,最早首倡宜荆荆城市圈的秦尊文认为,宜昌、荆门、荆州(现在也包括恩施州)必须抱团发展,这样可以提升各个城市在全省乃至全国的影响力。

  以长江清江沮漳河为脉 “三江流域”历史文化始终“血脉相融”

在广袤的江汉平原与莽莽鄂西南群山之间,万里长江冲出西陵峡口,800清江画廊自利川腾龙洞发源奔腾而下一路向东,在湖北宜都境内注入长江;沮漳河从荆山深处逶迤而行,直扑“两荆”(荆门、荆州)之地钻入长江干流,“三江流域”各地市遂一同享有“荆楚文化”核心圈的盛名。回朔数千年来的史料记载,荆门、荆州、宜昌与恩施在历史行政区划上也一直有着密切的关系。

沮漳河从荆荆宜地区的腹地穿行而过,远古时期,楚人由荆山南下,经沮漳河流域到达江汉平原,曾在这一区域建都,后迁都到荆州纪南城,此时宜昌为楚国的西塞。至秦汉时,宜荆荆地区同归南郡管辖。秦灭楚以后,在荆州设立南郡。南郡的管辖范围包括今宜昌、荆门、荆州、襄阳等地,汉朝照例。两晋时,宜昌和襄阳才从南郡分立,荆门以及宜昌的当阳、枝江等地仍属南郡管辖,一直持续到唐末。

宋元时期,荆州属江陵府江陵郡,宜昌属峡州,荆门属荆门州。明代设荆州府,宜昌则属荆州府下辖的夷陵州和归州管辖。清初,成立荆宜施道,首府设在荆州,宜昌在荆州管辖之内。清中期,今宜昌地区才被划分出来,另设宜昌府管辖。

恩施州州域固定形成于1936年。春秋为巴子国地;战国时也属楚地;秦属黔中郡;汉属南郡、武陵郡;三国先属蜀,后属吴武陵郡;两晋与南北朝宋、齐、梁、北周属建平郡、天门郡、武陵郡、清江郡等;隋唐五代先后为前、后蜀所据,至宋时属归州巴东县,施州清江县等;明属夔州建始县、归州巴东县,南部实行土司制度;清初沿用明制,雍正六年(恩施1728年)设恩施县,乾隆元年(1736年),夔州建始县划归施州,巴东县、鹤峰州属宜昌府;中华民国4年(1915年)设荆南道,民国17年改设鄂西行政区。

纵观这段行政区划史,荆襄之地与宜昌、恩施州在中国历史上相当长的时期内,先后同属于楚国、南郡、荆州府等同一政区。尽管期间分分合合次数较多,各地市之间的历史渊源却不容忽视,巴楚文化始终浸润着各地市漫长的历史长河。

神秘的巫鬼文化、深邃的道家哲学和华丽的楚辞文学,使巴楚文化在中华文明中独树一帜。楚人掌握的丝织、漆器技术及铸铜和冶铁工艺,也使其他诸侯国难以望其项背。曾有史学家如此感慨:“汉文化的渊源实际上主要源于楚文化。

考古学泰斗夏鼐认为,楚文化包括了国名、族名、地域名与文化名四个方面的内涵。《楚文化史》中提到楚文化的6大要素,包括“青铜器的冶炼工艺、丝织工艺和刺绣工艺、髹漆工艺、老庄哲学、屈原诗歌和庄子散文、美术和乐舞。”荆楚文化圈核心区域从一系列考古遗址和出土文物中得到印证。

荆楚理工学院人文社科学院讲师官禹平认为,现今荆门辖区有极其丰富的荆楚文化遗存。如楚文化遗址遗迹,就包括了荆门城西象山东麓竹皮河畔,是春秋时期楚国著名道家学者老莱子的隐居之所;今荆门钟祥市时称郊郢,建有楚王行宫兰台宫,楚顷襄王长期在此理政,遗址犹在;郊郢城西二里有桃花村,是顷襄王之世,以吟唱《阳春》《白雪》而闻名的楚国民间歌舞艺术家卢莫愁的故里。荆门境内有大批的古墓群,包括纪山古墓群,沙洋郭家岗楚墓群、四方铺楚墓群、十里铺楚墓群等。这些古墓群与荆州的八岭山楚墓群、望山楚墓群、腾店楚墓群连成一片。出土的众多文物如星汉灿烂,成为研究楚文化历史最直接的史料。

楚文化早期村落遗址在宜昌分布较多:一是沿沮漳河流域居住;二是沿长江及三峡宽谷带居住;三是居住在小河小溪两岸台地上。据不完全统计,宜昌市已经发现的楚人遗址有四、五百处之多,包括5座楚国城址,充分证明宜昌是早期楚文化中心地带。众所周知,“荆州”是楚国都城,宜昌和恩施先后都是楚国属地,构成一脉相连无法比拟的文化底蕴。

四地市同属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宜昌有三峡,荆州有古城,荆门有明显陵、恩施有800里清江画廊暨世界地质奇观沐抚大峡谷。

鄂西圈,圈进了占湖北70%版图的8个地市州区,圈住了以神农架为首的16个国家级森林公园,圈住了湖北仅有的2个世界文化遗产——武当山和明显陵,圈住了长江三峡、古隆中、荆州古城、昭君故里、巴土故国、曾侯乙墓编钟、龙船调等诸多令人心动的文化旅游符号。

遗憾的是,鄂西圈的概念不够清楚,定位不够明晰。现今提出更为明确的“三峡城市群”的宏观思路,让城市发展间的基础设施建设与产业布局等问题迎刃而解。

业内人士均认为,“三江流域”各地市州曾是三国文化繁盛之地,如夷陵大战、刘备借荆州等很多著名的历史典故发辙在此,还有世界文化遗产明显陵、三峡大坝等世界级景观。目前,各地最好、最快捷的携手发展渠道就是旅游——即中共湖北省委、湖北省人民政府曾经提出的“鄂西生态旅游圈”。依靠旅游突破,可以考虑建成城际快速通道,加大互相交流,互通经贸信息,切磋发展思路,尽快实现“三峡城市群”内区域经济的一体化。

加快建设现代化特大城市 宜昌理应担负三峡城市群崛起的脊梁

宜昌地处长江中上游结合部,渝鄂湘三省市交汇地,是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所在地,也是湖北省重点支持发展的省域副中心城市,经济总量位居湖北第二。宜昌,得益于川江黄金水道交通枢纽结点的区位优势,尽揽葛洲坝、三峡工程等重大水利水电枢纽开发区之机遇,城市建设迅速走向中部中等城市前列,主城区建成区面积约110平方公里,人口123万,已迈入大城市行列。

2012年6月,中共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在第十次党代会报告中明确提出宜昌在“一元多层次战略体系”中的发展目标,要求全体党员干部勇担历史使命、抢抓“黄金十年”,加快推进经济总量、城市发展、发展方式、社会建设四大跨越,努力实现省域副中心城市、长江中上游区域性中心城市和世界水电旅游名城三大目标,全面构建现代化特大城市的综合实力、产业体系、基础设施、服务功能和保障体系,把宜昌建成经济发达、文化繁荣、环境优美、社会和谐、人民幸福、宜居宜业宜旅的“宜人之城、昌盛之地”……

2012年8月17日,湖北省委、省政府在武汉召开专题会议,听取宜昌市城市总体规划修编情况汇报。省委书记李鸿忠,省委副书记、省长王国生与会强调,“宜昌要按照省第十次党代会部署,坚持规划先行,发挥优势彰显特色,加快建设省域副中心城市、长江中上游区域性中心城市和世界水电旅游名城,成为现代化特大城市。”

2014年1月,湖北省十二届人大二次会议期间,省委书记李鸿忠说,宜昌2013年经济总量超过2800亿,固定资产投资超过2000亿,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超过200亿,宜昌不仅适宜居住,而且适宜创业、干事,宜于昌盛。李鸿忠指出,谋划建设湖北三峡城市群,是立足大视野的全局性战略。这是旗帜性平台、是大规划,湖北省委省政府原则上同意予以支持。希望宜昌市委、市政府要循着这个总体方向进行深入思考,进一步加强研究、谋划和规划,为充分发挥宜昌的辐射带动作用、打造旗帜性平台打下坚实的基础。

李鸿忠强调,城市群、城镇化是新一轮中国经济发展、湖北经济发展的增长点、增长极。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城镇化工作会议,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都对城镇化提出了很多新论断、新要求,我们要认真学习、研究、贯彻。他说,宜昌地处三峡地区,是湖北绿色资源、水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一定要围绕“绿色决定生死”这个核心理念推进新型城镇化。

宜昌建设现代化特大城市的背后,中共宜昌市委、市政府高瞻远瞩、深谋远虑,为未来5年的宜昌经济发展描绘出一幅绚丽多彩的宏伟画卷,即,“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以改革开放创新为动力,全面提升综合实力和竞争力,推进经济总量4年翻一番、连续翻3番。力争2016年生产总值突破5000亿,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超过300亿,经济总量占全省比重达到15%左右,在全省三个三分之一经济格局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在长江沿线同等城市中继续保持前列,在中部地区同等城市中保三进二争一。”

湖北省委省政府“一主两副”宜昌办公会提出,“十二五”期间宜昌建成区面积要由现有100平方公里扩大到200平方公里,正式拉开省域副中心特大城市的骨架。

湖北需要快速发展,光靠武汉一市独大不可能撑起湖北。从区域协调发展来看,也是不可能持久的,必须要再造、创造,形成新的经济增长极,建造几个支点撑起来。

根据新一轮宜昌城市总体规划(2011-2030年),宜昌中心城区将形成“沿江带状多组团”的空间布局结构,城市主要沿长江城镇聚合带布局,形成沿江分布、垂江拓展的发展格局。 “十二五”期末,宜昌城区框架将达到200平方公里、200万常住人口;2020年达到300平方公里、300万常住人口;远期达到500平方公里、500万常住人口。

在东至武汉、西迄重庆约1000公里的长江中游,位居汉渝战略中心支点的长江西陵峡口,宜昌,这个因葛洲坝、特别是三峡工程而享誉全球的世界优秀旅游城市、中国能源心脏,在后三峡时期世界瞩目她将会怎样完成华丽转身?中共湖北省委、省政府主要党政领导,中共宜昌市委市政府主要党政领导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论剑武昌、瞩目宜昌,精心绘就一幅建设“宜人之城、昌盛之地”现代化特大城市的壮丽画卷。

“三峡城市群”的主倡者,三峡大学党委书记何伟军认为,宜昌建设现代化特大城市呼应了湖北三峡城市群发展需要。“纵观国内外城市群发展过程,城市群的形成和发展大多以大城市为核心。湖北三峡城市群的崛起,也应当有一个现代化特大城市为核心。省委、省政府提出要大力支持宜昌建设省域副中心城市,就是要全面提升宜昌综合实力、竞争力、影响力和带动力。”何伟军说,宜昌建设现代化特大城市,不是一个简单的“摊大饼”式的建筑成长过程,而是一个包括强大的产业、强大的城市功能、强大的辐射带动力形成过程,是遵循“既大又强、特优特美”,力求在满足市民对居住条件和美好生活向往的基础上,保持宜昌“滨江、山水、园林”的生态特色和质朴、开放的民风文化。

荆楚理工学院生物工程学院教授刘国炳,对城市群带动区域经济发展充满了期待。他说,城市是人才、信息、产业、技术的集聚地。区域经济的增长,需要城市来带动。鄂西生态文化建设需要大大小小的城市来带动,城市越大,带动力也就越大。

湖北荆州长江大学硕士生导师李未称,湖北省政府曾经提出逐渐形成“宜荆荆”、“襄十随”等城市群的新目标、新要求,是湖北积极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新策略,也是加强城镇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城镇综合承载能力,鞭策区域经济发展的新举措。市场机制是城市群空间演变的原动力,政府机制是城市群空间演变的推动力,城市群的形成和发展更需要市场与政府的合力。

三峡城市群的建立,作为一个城市整体,将为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带来巨大的效益。仅凭一个概念,一个势单力薄的产业来推动区域经济的发展,难度是相当大的。从城市群的功能性讲,城市间的联动,要比单纯用一个产业联动更具有力量,是更有力的突破,它能全方位推动区域、城市的经济发展,而且只有通过人才、信息、技术、政策体系方面的整体性联动,才能够全方位地取得成效。

“宜昌应该担当湖北三峡城市群崛起的脊梁。2013年宜昌市地方税收在全省市州(除武汉外)率先突破200亿元大关。生产总值继续位列全省第二、中部地区同等城市第二、长江沿线同等城市第四;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出口规模继续保持全省第二。主要经济指标增幅领先全国全省、领先中部地区和长江沿线同等城市。”三峡大学党委书记何伟军在提出“三峡城市群”的宏观发展战略的同时,更是画龙点睛地指出:“宜昌应该担当三峡城市群崛起的脊梁”!

作者:叶爱明